化工人才网 招贤纳士网联盟网站

明代名臣张瑄被誉“江北人才第一” 墓葬曾失考

发布时间:2018-01-02 12:43  

在南京的浦口区,曾经走出一位清正廉洁、爱民如子的明代名臣张瑄。2017年是他诞辰600周年,日前,纪念张瑄诞辰600周年暨生平事迹研讨会在浦口区召开。来自南京师范大学、南京晓庄学院、南京历史学会的专家学者介绍了张瑄的生平事迹,并呼吁早日将早年间被迁移的张瑄墓神道石刻回归张瑄墓。

曾被誉为明代南京“江北人才第一”

张瑄,宋代名臣张咏之后,南京浦口汤泉人。他的祖父张克逊,忠信孝友,为乡人所重。他的父亲张俊因“能书”受朝廷征召,参加过《永乐大典》的编修,出任过浙江德清知县。

《明史》中有张瑄的传记,称他为官刚正严明,“有能声”,爱民如子,在朝廷和民间都享有极好的口碑,颇受百姓爱戴。他在江西吉安知府任上,积极破除当地迷信巫术。在广东任职期间,他勤政务实,修建粮仓62座,修陂塘、圩岸4600余处,并增筑广州城。张瑄卸任时,受到百姓苦苦挽留,父老为其立碑记功德。

吏部每次考核官员,张瑄治绩“恒居天下第一”,也就是说,他是政绩最杰出的官员。

“我的先祖还是一位清官。”张瑄的十七代孙张广铸说,从《明史》等史料可以看出,张瑄清正廉明,他的最高官职是掌管司法和刑狱的南京刑部尚书,地位非常显赫。去世时,张瑄却没有多少财物留下,只是给子孙传下淡泊明志、勤俭清廉的家训,以及毕生收集的万卷藏书。

张瑄博涉经史,学问宏富,为诗文才思横溢,下笔立就,自成一家,有《香泉稿》、《粉署余闲稿》、《凝清集》、《闽汴纪巡录》、《奏议》、《南征录》、《安拙类稿》、《观庵集》等著作。他还是一位杰出的书法家、画家。当时的江浦人如此赞颂他:“吾邑(指江浦)之人才,必以今都宪张公(指张瑄)为第一”;“吾邑之人才为江北第一,而公为吾邑之第一。”

死后与夫人合葬于马家店

明弘治七年(1494),张瑄去世,葬于南京南郊马家店,其墓葬保存了下来。南京师范大学王志高教授介绍,张瑄很爱继室刘氏。成化十九年,刘氏病卒,获得朝廷赐葬,葬于南京南郊“江宁县安德乡唐家山”,也就是今雨花台区马家店一带。张瑄非常悲痛,决定自己百年后要与刘氏合葬。弘治七年(1494)九月,张瑄去世,他的儿子们“启刘夫人之圹合葬”其父。

由于张瑄是高级官员,他的墓前设置有石人、石马、石虎等神道石刻,在明清南京地方志中,对他的墓有较为清晰的记载。但到了民国年间,这座古墓的墓主是谁,已不是那么清楚了。上世纪三十年代,学者朱偰先生探访南京古迹时,拍摄过张瑄墓神道石刻,他将这座墓称为“尚书张公墓”,没有明确指出“张公”是谁。

1982年的文物普查中,重新发现了张瑄墓神道石刻,但仅存石人和石马,当时也没有搞清楚这座墓的主人为何人,《雨花台区文物志》将之列为“马家店失考墓”。

张尚书故宅遗迹有保留

1998年10月,王志高在主持马家店砖瓦厂南朝墓考古发掘期间,偶然在“马家店失考墓”神道石刻旁的一村民院落内发现两墓志。释读后证实墓志主人就是张瑄及其夫人刘氏。

据调查,这两墓志是村民从神道石刻后近百米外的小山上古墓中掘获的。至此,所谓“尚书张公墓”、“马家店失考墓”,可以确认就是明代南京刑部尚书张瑄的墓。

2009年2月,西善桥中学的两名中学生,向南京市博物馆报告,京沪高速铁路在“马家店失考墓”神道石刻后的小山施工时,发现两座并列的明代券顶砖室墓,考古人员对两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发掘表明,两墓中,较大的一号砖室墓极有可能就是张瑄及刘氏合葬墓。较小的二号墓,墓主推测是张瑄夫人吴氏、潘氏、查氏之一。

近年来,张瑄后裔已经对马家店张瑄墓重新进行了修缮。

后代希望张瑄墓石刻早日“回家”

据了解,和张瑄有关的历史遗迹已经被纳入未来江北新区文化旅游资源的规划设计之中。浦口区相关负责人表示,将充分挖掘整理张瑄的文化艺术成就,利用其文化资源推进乡村复兴。

研讨会上,王志高教授介绍了张瑄生平事迹、书稿《南京明代张瑄家族研究》的编辑撰稿进展情况。张瑄后人代表还介绍了整理出版张瑄研究成果的相关情况。

“我们还有一个心愿,让张瑄墓石刻早点回到马家店。”张瑄后人介绍,张瑄墓石刻长期保存在马家店,但2000年,由于周边保护环境不佳等因素,有关部门将石刻迁移到太平门外的白马石刻公园。

记者在白马公园看到,被搬过来的张瑄墓石刻是一对石人和一对石马,由于信息不畅,现场的标牌还出现了这样值得商榷的说明文字:“原存南京市雨花台区铁心桥乡马家店。1982年文物普查时发现,疑为明代墓葬遗存。移置白马公园后,经文物专家鉴定,认为这批石刻具有宋代特点,此为江苏及南京地区现存不多的宋代石雕艺术品之一,具有重要的文物艺术价值”。

王志高教授表示,这组石刻是明代张瑄墓石刻是无疑的,2009年张瑄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并进行了重修。王志高认为,当初,有关部门出于善心将张瑄墓石刻安置于白马公园,这本来无可厚非。不过,2009年张瑄墓已发掘并得到保护,如果继续将其神道石刻留置在白马公园,不仅有悖于情理,也不符合文物保护的一般原则。

0
0
上一篇:德州2人获省级引进高层次人才奖励 每人10万元
下一篇:专业多元化现代化!秀洲高技能人才队伍再添新